Hi,欢送光顾:中国南方艺术(nthw88.com)!珍藏咱们 [高等搜寻]

重庆酉阳诗群诗歌作品专辑

2019-12-05 08:49 起源:中国南方艺术 浏览

媒介:在今世中国诗坛,酉阳诗歌是景象级的存在。这些名字,你兴许了解:李亚伟、徐徐、二毛、冉云飞、梁乐、蔡丽华、张昌、张万新、杨犁民、野海(陈小勇)、任明友、袁宏、弗贝贝(费丽)、袁志新、黑鸟(郑福荣)、杨清海、杨正顺、白亮、倪金才、廖淮光、杨智华、郑若君、鸿儿(刘红娅)、刀片(何艳芳)、倪月友、方舟、冉乔峰、何强、刘天海、冉仲景、王燕……

本期推出重庆酉阳诗群11人:弗贝贝、任明友、廖淮光、王燕、杨智华、袁志新、郑若君、倪月友、杨正顺、彭敏、袁宏。感激诗人冉仲景组稿。

弗贝贝的诗

弗贝贝

弗贝贝,苗族,重庆市酉阳人,闲来写诗。

◎突入者

青草沿小径延长,雀鸟像探客
随感到前行

进了树林,先上,再下
担忧波折。脚分开空中,一同
摇摆

盼清风自来,怕树梢晃悠
不远处有四目

睫毛是旭日的,镜片后藏着惊喜
森林镶上金边,风还在试探

夜色无奈沉寂,祥云定要炫开
月的美瞳里
多了新影

2019.8.20

◎摘果人

李子有了成熟的色彩
你有了酸甜适中的额头

你有双蜜意的眼,能在凌晨或薄暮
唤出林里鸟鸣

林间小路理解曲径通幽
而你心胸植物般的情愫,途经时

采摘翠红放进竹篮
青涩好,芳菲好,骨血环抱

手臂伸进树或篮子
蜜蜂把我薄薄的衣袖咬了一小口

2019.8.24

◎空想

回身就是绝代相貌,回身
雀斑便空洞无物

但是熏蒸让一朵花鲜活了几天
辐射就让所有反弹

这,多像你和我
的恋情,在美容院,如假话开得剧烈
谢得剧烈

2019.8.25

◎致兔子

每次上山,所到之处草木深深
绿色主动随行
与枞树鹄立,看芭茅交颈
听蝉鸣开朗
与松鼠对眼,想到你
属兔,性命中须要恰到好处的
茂密、速率或暗藏
我属兔,名义绵软,看似冷淡
须要红豆的视线
当动物般的性命场景重合
松果晃悠,两枚糖粒儿从衣兜出来
落到枞毛毯上

2019.8.26

◎厥后

想起那天上午,窗户飘进鸟语
一口呼吸就卡在喉咙

湿润入了心就让人难过
雨中滑落的花瓣或水滴弗成言说

试探着开了立马枯败
怪那鸟鸣,怪那酸软又富于安慰味的
花粉儿

从清风徐离开月落星稀到雨湿玫瑰

才几天。含着一口吻,唇朵儿
才走出几十里

5019.8.27

◎为

为能并排走得更远
你暗藏了短路的火花
为标明暗藏你曾褪去外套
为光.影运送能量
为隔阂压制摩擦
为波折有意思,为直白的蜜意
为闭眼的相逢
为玉轮的睫毛
为环绕云真个讨论
为能量的出口
为天南地北的回望,为

不走散。你把落出线槽的双线
挽成结

任明友的诗

任明友

任明友,男,土家属,重庆酉阳人。1993年南下打工,作品散见各种报刊,2001年与诗友开办官方诗刊《打工墨客》,中国“打工墨客”发动者之一。2009年返乡,现供职于重庆市酉阳报社告白部。

◎大旱年初

阳光从天空坠落上去
开始是一缕一缕,继而一团一团
大地的肋骨,被虚度的时光
一根一根地折断

全部的山泉闭了嘴,全部的溪水
断了流,全部的水井枯了心
赤地上光脚走过的农民
仅有两只眼里还残留着一些水分

大旱年初,咱们嫌阳光太多
咱们恨黑夜太短
祷告的典礼还没有停止
刚被种下的童话,基本来不迭抽芽

没有丰满的种子和丰腴的地皮
望天用饭的村落,被虚构的食道癌
惊吓适度,然后死于横死
然后被村民瘦瘠的尸体,重复诅咒

◎松了的鞋带

俯下身子,本只为把松了的鞋带系紧
鞋面一团污泥,比雪白的鞋更夺目
这忽然的发明让我忘却初志
污泥从那里来?污泥跟了我多久?
路上擦肩而过的人们
能否由这团污泥猜想我心坎?
我茫然失措地直起家子
我曾经忘却我的初志
松了的鞋带,跟着我前行的步调
左一甩右一搭,上一蹿下一跳
在一个十字路口,完整松散的鞋带
狠狠地把我绊倒在地
脸庞触地的霎时,我清楚地瞥见
我的心坎,比雪白的鞋面更白

◎河滨漫步

现在,恰是汛情最值得警戒的时间
洪峰已漫过河堤
不断有一波大水,挤登陆边的步行道
暗藏在草丛中的蚁穴被一直袭击

这些蚁军,兴许还在洪峰孕育之前
就用惊人的执著
损坏了堤坝,建起了它们的幻想国
它们笨拙的脑壳,怎样也没想到
愈加自在的大水给了它们溺死之灾

我冒着伤害在河滨漫步
并不是由于恶劣气象产生了忧愁
更没有雨中散步的诗意情怀
我只想看看,那些损坏堤坝的蚁军
被卷入大水之后
还会闹出什么样的笑话

◎我盼望有一件隐身衣

有些主意,是如许的不实在际
却愿让它们聚焦在脑海捣蛋
就比方当初

当初,我盼望有一件隐身衣
衣着。衣着隐身衣
我能够坐在主席台上
台下只听得见我理直气壮的声响
我走下主席台之后的去处
就算是最为肮脏的场合
也不会有人瞥见

当初,我是一种隐逸的心境
最想去一个已没有火食的村落
希望这个村落没有汗青
一旦有汗青,我就会意痛

◎在南方

在南方,在沿海,在广东
打工的地舆坐标
由远及近,或许由近及远
第一代打工人,他们
从上世纪80年月开端
走向当初,走向日渐朽迈
而他们的子孙,现在
正试图从他们逐步朽迈的皱纹里
寻觅充足图腾心坎的面貌

在南方,在沿海,在广东
第二代打工人,濒临十年的芳华
被暂住、被赋闲、被幻想
被围追切断的生涯
被种种饶恕,被种种定名
予以奉送辱没与荣光
他们度量着养分不良的爱情
孕育出明天的两地分家

在南方,在沿海,在广东
动车、高铁、飞机运载从前的
第三代、第四代打工人
他们从大数据走向区块链
心中,家乡曾经没有分量
在事实与虚构之间
沉溺者,找不到沉溺的来由
抖擞者,紧握着抖擞的能源

在南方,在沿海,在广东
咱们忐忑不安地行走
咱们实事求是地行走
咱们和阳光、和雨水、和时光
停止坚强不懈地相同
做密切无间的友人
咱们用正直执着的操行
制作南方,复制南方
并尽力复原本人

廖淮光的诗

廖淮光

廖淮光,重庆酉阳人,苗族,现居峨眉。喜好文学,有作品散见《民族文学》《诗刊》《北京文学》《星星》《绿风》《延安文学》等刊物,当选过多种全集,中国多数民族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多数民族培训班第15期学生,乐山作家协会多数民族专委会主任。荣获过“乐山市郭沫若文艺奖”、“峨眉山市文艺奖”等多种奖项。

◎冬  日

院子里杂草放开,在风中群体呼喊着号子
扶住风雨飘摇的土墙
紧锁唇齿的石磨,像被远方卸下的一幅车轮
在村落大肠告小肠的絮语里
抱紧最后的方言
抱紧倾斜的一米阳光,一小片弧形的暖和
像极了我安坐在檐角的老父亲
双手暗藏在袖套里,含糊
头顶陈腐的棉布帽子,由于系带零落
半边帽檐沿着密布的皱纹耷拉上去
掩饰住生涯的激流险滩
掩饰住时间里的东风自得
在那些吆喝的号子里,宁静如石磨

◎平 衡

风吹过,草木倾斜,石头静默
我在草木和石头之间
寻觅均衡
而流水的称杆频频下沉
院子里,王石工手握铁锤
敲打石錾,修缮着发光的磨齿
他被阳光拉长的身影
缀上星星,便可用来调换流水
称量小一些的事物
母亲夙兴浸泡的黄豆涨圆了
每一颗都有夕阳的影子
炊烟绾成向上的提绳
牛铃和羊蹄踩弯的途径
草索个别溯洄高处
看上去,比流水伸张得要更远一些

◎经 过

阳光经由桢楠的绿荫洒落上去
伏虎寺的钟声也是

母亲坐在檐下,褶皱的脸上挎着老花镜
在竹筛里,清算客岁留存上去的黄豆
偶然一两声咳嗽,扯着溪流里的光斑

一直有人经由,进山或许下山
绿荫筛捡过的光明腾跃
和人们一同,像接收清算的黄豆

钟声盘旋,母亲自旁的水壶吐着热气
有人问路,她会停动手里的活计
耐烦的帮人指认偏向

她曾经净斋数日,她在等候一团体
与她一同说说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荡 漾

玉轮渐渐爬起来
半山坡上,收拾豆荚的人也缓缓起家
一只豆荚就是在谁人时间炸开的

群山围绕,总能在两山交汇处
找到弹弓对准时的缺口

飞鸟在一直落入森林
一如在惶恐中射出的枪弹
母亲的召唤响起,我在山路抛出精美弧线

山坳的吊脚楼,雕花窗户溢出烟雾
一艘芬芳的船行将动身……
白水河涟漪,放养着我永不生疏的星斗

◎古镇小路

蒙尘、斑驳、低矮的屋宇
在几张蛛网里陈腐
而青石板一直是新的

从小路这头走向另一头
你便有了洞穿汗青的青灰色长衫

骑在瓦片上的月光
像那只慢慢踱步的明白鹅
伸着脖子,将院里的南瓜花一朵朵喊开

这个春天,她将作母亲
她将载着更多的掌,将时间拨慢

◎刀

在罗目古镇,比檐下灯笼更刺眼的
是铁匠铺的炉火
徒弟夹着一块火红的铁,忽然放进水里
激烈的嗞嗞声腾升热浪
有好长一段时光,一碰到水
我就会将手掌竖起放进水里
像石头没入水里,像鸡毛浮在水面
缄默,仍是缄默
真正的刀握在菜市场黄屠夫的手中
在讨价讨价的声浪里
在若有若无的光影里
像古镇仅有的几扇玻璃窗,闪着幽幽的光

王燕的诗

王燕

王燕,重庆酉阳人,爱好诗歌与跳舞。

◎失眠

妖风阵阵
如无笼头的马
胡作非为的吹
像刮骨的钢刀
刮得脑弟子疼

夜的暗卫
那些个猫妖
高一声低一声
的咆叫
倒像是为了邀功

彻夜注定无眠
前三十年后三十年的
写照明显白白
嗨!有醒着的没
来聊两毛钱的

◎初秋

冷风习习
撤换掉炎天的标配
逐一凉席
蓦地惊觉
夏也去
秋渐深

◎悼念

回到家乡
就像回到了您
宽厚暖和的
度量

您把性命定格
在2002
咱们却用
毕生的时光来
悼念

年已到 父亲
念您坦然

◎盼雪

半山烟雨半山风雪
落入尘寰的精灵
是谁拦阻了你的脚步
让我遥遥歆羡你的明媚
你不当真的来
我的冬天一片空缺
下一场雪
是对冬天最少的尊敬
我的雪
落在了哪一个都会

◎性命

心电图和氧气泵收回的声响
是宣示性命的存在
氛围中洋溢着的消毒水味
是对性命的尊敬
窗外不著名野鸟偶然的叫嚷
是控告医院的静穆
有人说性命的往复
其实就是一次游览
是一次大天然的告诉
以是
对性命尊敬些喔

杨智华的诗

杨智华

杨智华,重庆酉阳人,土家属,1975年诞生,1994年参军,现役武士,上校军衔。在《束缚军报》《重庆晚报》等多家报刊杂志宣布诗歌、散文、讲演文学、实践文章数十万字。

◎龚滩行

这个下战书,我悄悄待在水边
始终试图琢磨江水的实在深度,另有
旧时的岸与礁石,深陷于石阶之上的足迹
被掩埋在那边

三两艘白色小艇载着安闲与充实
在水面欢乐飞奔,打转
当奔涌的江流被锁住野性
且不知它是爱好当下的波涛不惊
仍是更习气往日的激流险滩

所有都还新。石板街将来得及充满青苔
喧闹的店肆声声叫卖着改装过的愿望
新砌的石墙,迁移的吊脚楼
在释然豁达的峡谷间,表演着陈旧角色
一如我,端一池潋滟波光,品数脉夕阳余晖
弄不清是主人,仍是看客

这是熟习又生疏的场景
在工资修补的汗青中,那边找寻远去的稚气
那些堆积如石的画面又在那里
为何耳中老是传来
自峡谷逆流而上划破夜色的汽笛,为何面前
总是闪现一群年青身影
正排队登上行将开往远方船的舷梯

从午后到傍晚,我回龚滩
在一个新的龚滩作长久停顿
只不外,与二十年前差别的是
拜别之时,不再一个偏向

◎白帝城怀古

从渝州到夔州,百公里时速
追不上一叶远去的扁舟
那位素衣飘飘的神仙
立在船头,早隐入万重山外

日光迷濛的下战书,白帝庙
与波平如镜的水面
仿佛进入某种肃穆典礼
云层昏暗,氛围略呈压制
永安,字义吉利,本应不是悲壮之地

井水已枯,白龙无影
惋惜小小水间盆景,仅合适观赏
不尽江流滔滔东去,却难超越
巍峨的巫山云雨
汗青在某些时段老是有些相像

赤甲白盐见惯千樯万帆
桃子峰老是轻抬头­,含着悲悯
鸟瞰众生。夔门仍旧
在悄无声气中吐纳呼吸
所有像似尽在把持与控制

滟滪堆,包含整座奉节古城
匆匆被水剖析,被剖析的
另有有数曾经漂零的运气,另有
千古的离愁和兴亡
只留下厚厚一摞吟咏不完的绝唱

金风抽丰未冷,落木未黄
当一条大江不再波澜翻滚
当江上汽笛长鸣,庙内子影憧憧
以古人之躯鹄立城下
又怎样去体味
当年北望的难过

◎大足石刻

在这里,不用谈艺术
一列数字的漫长足以使人缄默
二百五十年,几多人生
烙入这座山石

在这里,也无需谈信奉
善与悲,爱与恨
芸芸众生,世事循环,是非因果
凡物皆有位

先于高处瞻佛,再下低处论鬼
如许计划,是让你清楚
佛与鬼的间隔,不外往下几步

到最后,你发明这些冰冷的石壁呵
它们雕琢的实在是一部书
读着读着,就知了归路

◎黄桷垭

黄桷垭不只有黄桷树
它还盛产云雾,用来覆盖
山下的城,城下的江水
水边的浣女、船工与渔夫

黄桷垭也不只是一道垭
这里有岱山、黄山、真武山
一座座山峦叠翠,另有
夜景、暖锅、泉水鸡
一道道厚味天成,更别提
涂山寺的晚钟,老君洞的香火
文峰塔昼夜俯察滚滚江流
炮台山的烽火混杂了云朵
一条旧道藏在林荫下
用统一刻度,标识一座城
千年世事的繁荣与落寞

方寸之地也有浓墨重彩影象
七十年前,汗青用去八年
以抗战为主题,以这里为核心考点
综合考核了国人的智力与意志
曾可忆,望江亭畔,中正老师度着步
雀儿石前,平静白叟奋疾书
嘈杂之后,把安定作为归宿
至现在,还剩下梅岭花着花落

一条陈旧街巷,已经
孕育一个叫三毛的女人
分离四十余年,仍把之称作
我的故乡

◎地铁站

地铁换乘站,人潮澎湃
像一条河道拥堵在狭窄的河床
几团体奔驰,又像几只解围的鹿

我只是浪花中隐藏的一朵
躲在浪的深层之下
随着,不疾不徐

达到另一个站台,远远地听到
"哐"的一声,停靠着的列车车门封闭
几只奔驰的鹿被关在门外

我在十余米后,暗自笑了
奔驰的与慢行的
终极乘坐了统一班车

欢送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贸易媒体应用请取得相干受权。
0

最新批评 已有条批评

外围足球appsunbet官网申博官网